冬日里德国骑士的传说,唯美的少年

阿伯赫特与菲特烈隔冰触碰是全片最震撼的镜头,拥有湛蓝色眼睛的温柔秀气少年最终选择自杀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他丢掉绳子解脱自己,缓缓地沉入冰湖,这一幕像极了泰坦尼克号结尾Rose松开Jack的手,让他沉入大西洋。俊美的少年,白雪飘零的世界,纯净的冰湖,这或许是这个善良纯洁的孩子最好的归宿,在这一点西方人与东方人很像,喜欢让自己心中完美的绝色有一个唯美的离逝。而阿伯赫特的死绝不是懦弱无能的行为,他的死使菲特烈最终觉醒,在拳击赛上,转胜为败,菲特烈倒下的那一刻脑海中想起的应该是曾经和他在一起的快乐岁月,菲特烈带着这些回忆笑着闭上了眼睛。影片结尾,菲特烈在雪中面对这所学校,与阿伯赫特和自己纯真友谊的日子说再见,随后毅然决然转身离开。他要回家,是的,在那个全国都被希特勒种族狂热情绪煽动的年代里,他的父亲依旧保持一颗正直的心,这比起阿伯赫特那个父亲,他是幸福的,还有他的母亲和弟弟,战争年代里,一家团聚是最求之不得的。想必在天堂的美少年看到他朋友清醒回家一定会很开心吧。在往后的岁月里,永远有那么一个人,他有着一双湛蓝色的眼睛,纯净帅气的笑容,轻声细语的温柔,这始终会成为菲特烈心里的一道明亮的光。

片尾音乐响起的时候,脑海里只有大片温柔的晶莹的蓝色冰花,带着满腔的孤勇决绝地盛放在冬日坚硬冰冷的冰面下。看似坚不可摧的严寒之下,却有微不可闻的血与热在孕育,在厚积薄发。是了,就是那群德意志的“元首的精英”。是最终放下盲目狂热的拳头,回归自由与良善的Friedrich,是怀揣明亮而坚定的信仰,孤独而美好地长眠于冬日湖泊之下的Albrecht,他们是这个民族年轻的冲动,在历经一个严冬的考验,终会洗礼,涅磐,绽放。

表白汤姆希林,他的演技无可挑剔。

电影中的两个男主角,他们的优秀应当说是不分伯仲。Friedrich的阳刚强壮与Albrecht的忧郁阴柔,一动一静,却也默契得恰到好处,天衣无缝。对于我而言,Friedrich象征着成长,是一个天资聪颖的普通德国青年的信仰从建立到逐渐崩塌,最终以血的代价确立了自己的人生观,完完全全成长的过程。而Albrecht,原谅我实在太喜欢这个角色,所以在这里,我想从他的视角来展开。

他的善良和忧郁在片头就注定了之后他所历经的坎坷和死亡,生于严厉古板的军人世家,却意外的钟情于文学与艺术。对战争早已厌倦的Albrecht微弱地向往着和平与自由,这种信仰在开头是语音不详的,因为他不能。他的身份与时代背景注定他不能,不能展露自身的才华,不能实现美好的理想,甚至不能痛痛快快地做他自己!他是上校父亲的儿子,他是党卫队候选人,他是战争的傀儡、战争机器的一颗螺丝钉、一个郁郁不得志,忧郁而不快乐的“德国骑士”。

图片 1

伊始,他只是一个想努力上进以讨父母欢心的儿子,初到的忐忑与热血在纳波拉这个庞大的黑暗城堡中逐渐冷却、瓦解。同学因不堪教官严酷的惩罚而选择自杀,人性最残酷的獠牙在他面前展露无疑。而Friedrich就是他温暖的精神支柱,他愿意倾听他的文学,愿意帮助他,愿意与他并肩而立。两个少年美好的友谊是充斥着鲜血与罪恶的纳波拉中始终纯净的高岭之花,但是现实的残酷却步步紧逼。在父亲的生日宴会上,他最为之信赖的Friedrich,在猩红的地下室里出于本能打败自己,被众人欢呼环绕眼里透露出星点冷血与肆意。

Albrecht慢慢向后退,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他面对Friedrich的询问痛苦地呜咽“我害怕”,究竟害怕什么呢?大抵是身边最亲密的人都不知不觉变成了自己最仇恨的样子吧。

随着前线战事愈演愈烈,午夜突如其来的一场杀人演练成为压死Albrecht的最后一根稻草。

沉重的枪响打破了黑夜最后的宁静,双手染上鲜血的Albrecht几乎溃不成军。他踉踉跄跄地冲上前为那被自己重伤的半大少年止血,他头一回如此声嘶力竭的呐喊,为一个脆弱无辜的生命呐喊,也为自己蛰伏已久的冲动奔腾,他不能允许一个无辜生命的了结,一切都不该是这个样子。闻讯赶来的父亲毫不留情的亲手了结了那个年轻的生命,冷酷的枪声结束了所有,有关Albrecht对这个冰冷世界的所有。

Albrecht慢慢后退,转头跑向漫无边际的黑暗中。一切都水落石出,最后一点迟疑也烟消云散。这一次,Albrecht再也不会回头。

尘埃落定,Albrecht与Friedrich在盥洗室里的席地相拥大概是全片最温情的一幕,他们终于理解了彼此的灵魂。毕竟,在狂热社会里唯一清醒的人能遇见彼此,该有多么幸运。

Albrecht在一次冰湖游泳训练中再也没有爬起来,他选择在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下,以最美好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那是我见过最美丽也最残酷的夙陨。Albrecht噙着微笑,慢慢地放开绳索,一点点任由自己沉入深不可测的湖底。他突然想起什么,纤细的手指轻轻拂上冰面。仿佛是在另一个时空,岸上的Friedrich声嘶力竭地嘶吼,发疯了似的用手扫开Albrecht浮经冰面的积雪。他们的手透过冰冷的冰面,颤抖的相触。Albrecht微笑着摇摇头。抱歉,原谅他不能。不能。。。。。。千言万语,无以言说。他是黑夜里圣洁的扶桑,晶莹剔透地盛放,盛放,盛放。那场冰湖之殇是整部电影最悲伤,也是最美好的场景,大抵只有纯洁无瑕的冰湖,才能匹配Albrecht的美好,才能承载他脆弱善良的心。

图片 2

Albrecht的眼睛比冬日的冰湖还蓝,似乎蕴藏着一种比冰湖更加晶莹剔透的宝藏。在死亡训练之后的一堂文学课上,老师让他们写一篇名为“冬日里德国骑士的传说”的文章。他说,他想当拯救公主的骑士,不料却成为了自己最痛恨的恶魔。冬日的阳光缓缓勾勒他最美好的脸庞,他还是轻轻的微笑着,却突然让人了悟了那微笑的分量。Albrecht让我想起了张国荣,《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同样在时代的洪流中身不由己,同样选择在人性的泯灭前悬崖勒马,忠于自己,同样有一个美好而悲伤的结局。

现在,他要去远方了呀。美丽的少年选择成为了自己的骑士,转头扎进了纯净的高地。冬日的雪可以覆盖罪恶,滋长欲望。冬日的雪,却也可以孕育新生,厚积薄发。

毕竟,冬天过去,就是春天了。

大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图片 3

本文由澳洲幸运5开奖记录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冬日里德国骑士的传说,唯美的少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