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与和平的漫长婚约,残酷下的温暖

战争本身并不能体现战争的血腥和惨痛;只有关注于每个个体偶在的沉痛叙事,才能感知悲剧的重量。

       一向觉得法国片比较精致,所以平时比较关注,经常会不断地搜索这个浪漫国度出产的具有别样风格的作品。早期从《天使爱美丽》中得到了一种视觉上的享受和心灵的震撼,也因此认识了奥黛丽•塔图,觉得她长得古灵精怪,说不上特别漂亮,在镜头前不知道是因为化妆还是什么,显得有点异样,但她就是有那种摄取观众注意力的本事,这也是她的魅力所在。而某次无意间发现了这部《漫长的婚约》,才发现了另一个不同的塔图,不似《天使爱美丽》中的古灵精怪,也不似《达芬奇密码》中的神秘干练,在这部长达133分钟的电影里,她成了一个在战争中等待丈夫的残疾女人。看似是很俗套的剧情,但是在我眼里,她,连同她的故事,却绝非平凡。

玛蒂尔德在战争中与深爱的未婚夫马涅克离别。传言马涅克在战争中因为自残被判处死刑,与其他四名自残罪囚犯一起,被军方抛弃在无人区“宾果黄昏”自生自灭。由于相信心中的直觉,感知到马涅克存在的玛蒂尔德如侦探一般开始探寻未婚夫的下落。在寻人的过程中,玛蒂尔德遭遇了战争中的一幕幕故事。

    时值第一次世界大战,女主角玛蒂尔德(奥黛丽•塔图饰)的未婚夫马涅克(加斯帕德•尤利尔饰)被征奔赴前线作战,战争结束后,玛蒂尔德却等来了马涅克死亡的噩耗。但是,她没有相信,她一直怀着坚定的信念——马涅克还没有死。从此,她开始了自己漫长的查访过程,只为证明一种信念,一种对生死的直面挑战。她从小就得了小儿麻痹症,左腿残疾,但是却有着一个从小与她青梅竹马的伴侣马涅克。是马涅克背着她让她感受到从灯塔眺望远处的极致辽阔,是马涅克一直陪伴在她左右,长大后,两人彼此倾慕,订下了婚约。但是只是山盟海誓却还没真正享受过两个人的幸福,马涅克就倏然间从玛蒂尔德身边抽身而走了。玛蒂尔德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她的一些做法在人看来也有些古怪,比如她时不时地与自己打赌,以暗想马涅克是否已经不在,比如狗狗在自己吃晚饭之前进房间,那么马涅克还没死,如果削苹果时把果皮削断了,但就是马涅克死了。如此反复,也是她内心矛盾的体现。在漫长的查访过程中,希望和失望也是此起彼伏的。她一个法国乡村的平凡女子,有什么力量能够同死亡作战呢?或者说,同战争挑战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是玛蒂尔德从小就有的口头禅,尤其是在父母双亡之后。她的性格里就有那么一种不服从生死安排,更不服从命运决定的韧性,这大概也就是促使她一直为寻找马涅克而不辞辛劳、奔劳数年的动力吧。

为了希望和幸福?

残酷的战争,狰狞地刺痛着人心
    本片的主线是玛蒂尔德对“已死”的未婚夫的追查暗访的过程,而与之相对的,就是战场的一切。影片大致是在这两条线索中切换,然除开头部分直接叙述马涅克以及他的战友在“黄昏宾果”战壕的经历之外,接着战场上发生的事都是在玛蒂尔德的查访过程中经由别人转述的。她找有名的侦探,找马涅克的战友,那些和他一同身陷“黄昏宾果”的战友和与他们相关的人。几经辗转,甚至冒着一些挑战军方的危险,不过很庆幸玛蒂尔德一直运气不错,查访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随着一步步的调查,玛蒂尔德渐渐了解到与马涅克一道的另外几名士兵的悲惨遭遇,几段复杂的遭遇,连同这些人背后的生活、情爱,这段暗访不再是原来单纯的追寻死者的意义,而成了对残酷战争的回溯呈现,恐怖景象展露无遗。
    纵观整部片,战争的残酷以及战争背后的爱与温情,无疑是其想要表现的重要主题。《漫长的婚约》,又名《爱在战火纷飞时》,它改编自塞巴斯蒂安•扎普瑞佐的同名小说,导演让-皮尔•热内,也就是《天使爱美丽》的导演,再度同奥黛丽连手,将这部导演早在十年以前就想拍的故事精心打造出来,搬上银幕。本片获得法国恺撒奖二十项提名,并获得最佳摄影、最佳女配角等五个奖项。热内和编剧格劳姆•劳伦在一起创作剧本的时候,曾一度得到了扎普瑞佐的支持,但很遗憾,在剧本完工的一周前,扎普瑞佐突然病逝,未能亲见自己的作品登上银幕,获得极高的票房。本片摄于2003到2004年,上映之后获得很大的反响,曾被认为是法国三年内最好的电影。
    在残酷血腥的战争场景和恬静柔和的田园之间不断切换镜头,这带来的巨大画面冲击力不得不令人震慑并深思。爱情是玛蒂尔德与马涅克两个的誓言,玛蒂尔德一直给人一副坚强、不畏惧权威的样子,所以她不相信马涅克的死讯。她要捍卫她个人的幸福,她一定要找回自己的幸福,马涅克是在她残缺的童年里带给她阳光和希望的人,每当两人在灯塔上遥望远方波涛汹涌的大海,放逐无限的想往,都让人觉得幸福,我想他们两个是幸福的。玛蒂尔德就是在不顾一切地推翻绝望,不顾一切地拾掇希望,证明生的信念,寻找暂时失落的幸福。所谓失落,因为她被官方告知马涅克的死讯,而这官方,可以等同于权威,而刚好在这部片子里,官方——战争的罪魁祸首,成了巨大的讽刺对象。玛蒂尔德的执着和坚韧,在旁人看来都显得很异样,连她的养父母都一度试图劝阻她相信死的事实。可是她不断地前往巴黎,那个离真相更近,离希望更近的地方。她来自的乡村,是个典型的法国田园,永远都是暖融融的阳光、茂盛馥郁的花草地,连雨都不曾下。与之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远方的战场上,到处是血淋淋的惊恐、残缺不全的生命、不是阴森死寂就是震耳欲聋的狂轰滥炸。马涅克和他的另外四个战友因自残身体、拒绝战斗而遭到审判,被毫无人性的军事法庭流放到法德两军之间的索姆河无人地带,在这个被恐怖、血腥、险恶完全充斥着的地方,活人无疑要接受死神的审判,因为几乎无人生还。

在求生的欲望面前,一切都微不足道。

每个生命都不平凡,每个人都有爱和被爱的权利
    很讽刺,也很荒诞。为了拒绝战斗,战士们选择自残,他们宁愿自残。还有个战友因为生6个孩子就可以退战,就迫使妻子与自己的好友苟合,他竟不介意,但后来事实上他不可能做到毫不介意。在“黄昏宾果”战壕,他们最后也难逃劫数,悲惨地牺牲。除了玛蒂尔德的追查过程和战场景象的交互呈现外,还夹杂了不少暗线索,都是关于马涅克那几个战友的故事。虽然不是主要的情节,很次要,但叠加在一起,却是极度的深刻,致命的恐慌。可是那些可怜的战士,都是有自己的爱情、家庭的平凡人,成了几个大国争霸的牺牲品,死后没有人为他们祭奠,没有得到应有的悼念,我却越发觉得他们毫不平凡,尤其是在玛蒂尔德查访过程中对他们的故事的细细铺述,使得他们个个都像英雄一般,伟大又悲哀,精神不朽。死者已矣,死者的亲人、爱人却还在,自然还会有不断的爱恨交织的故事。
    如果说,玛蒂尔德对爱情的执着和信念让我感到了一种残缺身躯里潜藏的巨大坚强,那么本片中另一段为爱而恨、为爱而死的爱情复仇故事,更摧人心肠。这段爱情的男女主人公在玛蒂尔德和马涅克两人的光环下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而且导演的本意应该也不想重点突出这个,但是我认为之于对战争的讽刺,渐化成仇恨的感情胜过默默追抚的温情,在仇恨之中爱情变得更加复杂,更加富有质感和震撼力,如此大的力量,集聚起来,将整个可恶的战争狠狠地抨击一番,当局者会感到恐慌的凉意。这段为爱的复仇跨越了生死,那女子早已经不顾及生死。因为玛丽昂•歌迪亚在《两小无猜》里为爱痴狂、不惧挑战的勇气,所以在这部片里由她饰演丁娜,我认为是十分合适的。她对安奇的爱,肯定不亚于玛蒂尔德对马涅克的爱,她与玛蒂尔德不同,她是个烈性女子,她义无反顾,要惩罚一切夺走她的安奇、她的幸福的人。她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色相,为了诱杀那个高级军官。冷艳刚性的女子,满腔的愤恨,不顾一切的果敢,相比玛蒂尔德默默地释开谜团,找回温情,她的温情是滴血的,是要付出代价的,忧伤而又让人无可奈何。总之,她达到了自己的复仇目的,恨意得到安慰,最后也入狱。当玛蒂尔德带着安奇留给她的怀表来探监的时候,她终于控制不住落泪了。在铡刀落下的一刻,她也许是解脱了,要跟安奇相见了,当我看到刽子手随意地将她头下的身躯丢进狭小的棺材里时,我差点悲痛到绝望。试问谁酿成了这一诸多的悲剧,那些死在丁娜手中的和残杀丁娜的人,以及残杀战士们的刽子手,全部都是一丘之貉,这些凶手、杀人魔,他们是死有余辜的。每个人都有爱和被爱的权利,当然也有自己所选择的爱与被爱的方式的。这大概就是丁娜所选择的。这部片的节奏比较缓慢,战争的场面永远让人辛酸,只是偶尔当镜头切换到玛蒂尔德接近真相、燃起希望的时候,才稍稍有些欣慰。
    这也是唯一值得庆幸的地方,玛蒂尔德和爱美丽一样,都总是给人带去希望和温情。战争是残酷的,即使有些显得荒诞,那也是伸向更加的悲凉。多亏了玛蒂尔德,她也是个天使,而天使往往是残缺又美丽的,就像她,最后她找到了马涅克,虽然他已经失忆了。但是在最后的镜头里,她舒心地微笑着。其实就算那已经不是原来的马涅克,但是他还是活着,她所相信的得到证实了,几年的查访过程很曲折很坎坷,但是也不是那么重要了。有人说,这部片是用温情来讽刺战争,相信信念,相信希望,我觉得是对的。但是反过来说,残酷的战争使人性得到了诠释,原来爱可以有这么多的方式,原来人只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幸福可以超越一切的可能。可是,失忆了的马涅克,对他们两个人来说,幸福是否还会继续呢?有时候回想,还是无法忘怀战争的戕害,无论怎样,爱也变得不完整,生还让人欣慰,但多了这遗憾,还是有点隐隐的心痛。

本杰明,一名技术超群的木匠被征入伍。他已经是五个孩子的父亲,但都不是亲生。只要有六个孩子,他就可以免除兵役。面对死亡和死亡本身一样可怕。为了争取求生的希望,患有不育症的本杰明恳求妻子爱罗蒂和至交巴斯多施,为他生下第六个孩子。

为了求生,为了希望,人伦和天性都只剩下脆弱的外壳。然而,对抗命运的本杰明并未真的赢得生的希望。对妻子的猜忌日渐加深,并最终与至交决裂,而妻子也未能如愿怀孕。本杰明与巴斯多施先后在战争中死去,留下爱罗蒂活在痛苦之中。

战争的阴影,最终投射在无辜者的记忆。

地狱里的天使

玛蒂尔德在死囚牢中见到了妓女蒂娜·隆巴迪。她是天使·巴西纳诺的情人;天使·巴西纳诺与马涅克一起,以自残罪被判处死刑,并被抛弃于“宾果黄昏”。

蒂娜·隆巴迪一头乌黑长发,黑色眼睛里写满科西嘉人的狂野与不驯。与玛蒂尔德一样执著寻找爱人下落的她,最终找到的是写满人性冷漠的答案:贝当元帅撕毁总统赦免五名自残罪犯的命令,并将他们扔出战壕;中士法瓦如同“小便一样轻松的”“取消了向德军投降的天使的出生证”,因为他说自己是科西嘉人。(可耻的,究竟是投降的天使,还是罔顾生命的法瓦?民族主义是团结的旗帜,还是杀戮的借口?)报复将蒂娜送上了断头台,她不后悔。然而,必须剪去长发令她遗憾,自己“不能像圣女贞德一样去见她的天使”了。

玛蒂尔德将天使的怀表交给蒂娜。怀表的音乐戛然停止,蒂娜取出机关中隐藏的纸条:“报复没用,寻找你的幸福。不要为我毁了你的生活。地狱里的天使”蒂娜爬满泪水的脸颊上露出释然的微笑。

战争其实都是人性的游戏。然而,在游戏面前,生命往往轻得如同转瞬即逝的尘埃。

爱的颂歌

仇恨是堕落地狱的理由;而爱是天使的光辉。(看了上面的故事就知道,二者有时候可以共生共存,这是人性的缘故)

德 罗谢尔 太太在她的独子应征入伍后患上忧郁症。有一天,前线来消息说,她的儿子战死沙场,并且,有个年轻囚犯冒充小德罗谢尔的身份,正在医院休养。德 罗谢尔 太太呆滞的双眼开始发亮,脸上露出诡谲的微笑。

医院里。德 罗谢尔 太太对失去记忆的“小德罗谢尔”说,我是你的妈妈。爱的宽广使两个人都重新开始了一段人生。

爱是永不止息。一切终必中止,唯有信,望,爱常存。这其中,最大的是爱。

学会遗忘的人类

人生的百转千回从来不在预料之中。玛蒂尔德终于在三年后,找到了彻底失忆的马涅克。

忘记了爱,也忘记了恨。遗失了灯塔的美好,也抛弃战争的血腥。战争中活下来的一代,以失去记忆为最大的幸福。

 
瘸子玛蒂尔德是不完美的人性的缩影。然而,只要吹响手中大号的求救音,远方的灯塔会发出爱的信号。爱是神的力量,它最终带着我们到达最高的善。然而,与爱结合的婚约漫长而曲折,其间又有多少人迷失了方向呢?

“漫长的婚约”,控诉的不止是战争的残酷,还有人性的阴暗;歌颂的不止是顽强的意志,还有近乎神性的爱的光辉。充满宗教隐喻的电影。

        “玛蒂尔德笔直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看着他。
         在温暖的微风中,在花园的阳光下。玛蒂尔德看着他。
         她看着他。
         她看着他。”
         镜头拉远。阳光依旧灿烂。空气依旧清新。

本文由澳洲幸运5开奖记录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战争与和平的漫长婚约,残酷下的温暖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