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四个飘溢想象力的帽子品牌引起了注意,揭秘

图片 1

图片 2

Monique Lee ,手工定制的帽子

(LADYMAX.cn资讯) 作为夕阳产业的高级定制礼服,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唱衰一次,曰高级定制已死。鉴于编辑我已经连续唱衰它数年了,写了不少诸如高级定制走下神坛、高级定制没死,精致优雅死了之类稿件在2014春夏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全部走秀结束的档口,我准备说点吉祥话:高级定制不死。因为我最喜欢的设计师、现任Dior设计师总监的Raf Simons在今年给出了一种重新看待高级定制的新思路:它是高超技艺的集合,这种高超只有穿着者了解,不足为外人道也。

设计师认为,“重视手工艺、设计师原创的消费者会愿意尝试”

理由一:时尚界是个武林,怎能少了盟主?

上海时装周第7天,Monique Lee和VMe在T台上共同演绎了一场从头到脚的艺术。

作为时尚界武林盟主的高级定制界拥有着时装的武功秘籍:博物馆一样的手工作坊、无人能及的超群手艺是一种时装绝学。

整场秀虽然由三个品牌:Monique Lee的手工定制帽子、Paola Balzano很有东方神韵的衣服以及VMe的欧式高跟鞋共同合作完成,但大家的注意力显然都被模特头上极具想象力的帽子所吸引。繁复的装饰,奢华的面料,充满洛可可风格的优雅,将“屋顶婚礼”“建筑工地”等生活场景融入到帽子的设计当中。这些帽子的设计师Monique Lee称她的灵感来源于建筑、景观和旅行时候的点点滴滴。

高级定制是个什么东西呢?

生于台湾的Monique Lee,2013年成立同名手工帽子品牌Monique Lee millinery,在伦敦拥有一家手工作坊店。所有的帽子都是由她自己手工制作,“小的帽子头饰需要5、6个小时,大的帽子需要8-15个小时,因为做帽子的工艺很繁复,需要一层一层在模具上建模,再组合、粘连、装饰。一针一线要花很长的时间。”Monique Lee如是说。官网上显示,从预定到收到帽子,一般要3-5周。

这个法文叫做Haute Couture时装系列,不是说,那种XX坊高级裁缝按你身形给你缝个大礼服、然后买你个天价就算完事的东西;也不是Louis Vuitton这种国际大牌按照你个人尺寸给你改了件衣服就定制了。

如此繁复,精细的制作,Monique Lee瞄准的是高级定制市场。在她的网站上一顶帽子售价从200到700英镑不等,目前在英国主要为艺人、女星、名媛等出席Party、赛马会、花展、特别的婚礼场合等设计定制帽子。除此之外,和杂志合作拍摄制作封面也是他们的主要业务之一。

高级定制是需要组织认证的,就像当黑手党需要完成一系列组织条规、坚决遵守组织纪律、经过组织观察才能入会一样。能被成为高级定制的品牌,必须满足以下条例:

虽然是第一次在亚洲地区的帽子展示,但Monique Lee在中国其实已经有一些私人定制的客户。尽管有合作机构帮助她接中国的订单,但通常她都是在instagram和微信上和客人沟通,以确保帽子的设计符合出席的衣服和场合。她表示也想维持这样的模式,“因为帽子是一个很个人的东西,每次都是专属打量,不会大量生产。”

a.在巴黎有工作室,且能参加每年1月及7月由高级订制服协会举办的女装展示;

其实在英国,手工作坊与定制帽子的小作坊随处可见,并且不乏历史悠久或者充满奇思妙想的小店。不同的颜色、帽沿的大小都具有身份象征的意义,帽子已经是英国社会文化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中上阶层出行公共场合必备配饰,从英国在位时间最长的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身上可以略窥一二。因此花大价钱去专属定制一款帽子在英国是有较大的需求的。而在中国虽然不乏全手工的帽子设计师品牌,比如在过去几季的上海时装周引发关注的Kreuzzz,但专属定制的市场并没有太多资料显示。

b.每次展示至少50件服装;

但Monique Lee有不同的看法,她认为中国自古以来的旗袍的定制,就是很重要的定制文化。

c.常年雇佣3个以上专职模特;

谈及中国的定制市场,Monique Lee这样说:“定制在市场上会越来越热门,因为大家想要和别人穿得不一样,想要更精致的东西。中国市场未来应该是往这样的方向发展的,当然不否认快消品牌的巨大影响力,但对于有消费能力,重视手工艺、设计师原创的消费者会愿意尝试的。”

d.各款式数量极少且大部分由手工完成;

e.需获得法国工业部严格的审核批准

2014春夏高级定制装周期间,这个组织的成员一共有21个,15个法国品牌得和6个其他国家的品牌,另外还有10家邀请品牌。

可见,高级定制是一场少数派游戏,注定只有武林高手才能参与。

时装界的武林高手们是什么样呢?

他们制作昂贵的衣服,更制作一种叫奢侈的东西。奢侈不仅因为它贵,更因为它有极致的面料和超群的工艺。这些顶级手艺是必须花30天手工工期才能完成的杰作,是无人能及的手艺,是宛如博物馆的手工作坊压箱底的秘笈。

那些时尚界的武林盟主拥有着时装的武功秘籍:Dior拥有Vermont刺绣工作坊;Chanel拥有Massaro鞋坊,A.Michel帽坊,Lesage刺绣坊、Lemarie羽毛坊、Goossen金银坊,Guillet装饰花坊,Desrues钮扣坊,Montex刺绣坊,Causse手套坊,Lognon褶裥坊,Lanel刺绣工坊这些工坊中保留着几百年来的珍贵工艺资料库,无人能敌。

这些秘笈的传承成为品牌代代相传的基因密码。2014春夏高级定制时装周期间,Dior邀请全球80多名时尚专业学生前来巴黎参观Raf Simons为品牌所做的第四季高级定制系列,全面展示Dior品牌的悠久历史,品牌首席执行官Sidney Toledano表示这个举措的目的是为了分享和传递高级定制服装的理念,让更多的年轻设计师加入到这个行列中。

理由二:打通任督二脉:现代性与可穿性

这些时装诞生于复杂的手工艺,但它们终归是一件衣服,是能够让穿着者在21世纪的社会中随意活动的衣服。

Yves Saint Laurent在2002年初宣布退出时,痛心疾首地发表宣言:高级时装已死!昔日的隆重、矜贵、豪华,被眼下的荒谬与怪诞所取代!事实上,新一代总会被老一代认为是怪诞:当迷你裙诞生时,老一代认为荡妇才会穿它;当爵士乐诞生时,老一代认为玩爵士的都是混混;当年Yves Saint Laurent为女人们设计出裤装前,老一代都觉得穿裤子的女人不正经

如今,Yves Saint Laurent显然是属于老一代,属于与高级定制一起死的时代。豪华隆重的高级定制是上个世纪的古董,这种古董为的是把女性变成一种摆设,穿上复杂的衣服、行动不便、静静待在那里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

在2014春夏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上,Christian Dior和Chanel为首的高级定制品牌,给出拯救高级定制的方法:年轻与实穿。时代性和华丽的手工就像高级定制的任督二脉,如果没有真正理解他们在当代社会如何存在,高级定制就死了。

舒适的衣着是现代女性的需要。高级定制虽然诞生于复杂的手工艺,但它们终归是一件衣服,是能够让穿着者在21世纪的社会中随意活动的衣服。它们应该轻盈、应该舒适、应该能够运动。那些繁琐的手工艺和精密的剪裁是为了让穿着者更惬意而存在。

也许在旧时代的守卫者眼中:Christian Dior 2014春夏高级定制的那些礼服太简单了,够不上红毯争艳的气势;Chanel居然为礼服配上了运动鞋和护膝,这简直是一场灾难。他们恰恰误认了未来世界的时装精髓。穿Dior的女郎不需要被证明,穿Chanel的女人有她的生活态度。

我特别同意洪晃女士的一句话:奢侈品的昂贵是对人的智慧的尊重,不管是设计还是手工,都是对动手和动脑子的人表达一种认可。

在新时代,购买高级定制的人并不是为了用来炫耀,而是他们对这件时装的感同身受这不光光是头脑一热一掷千金的消费,还得有品位、有时间,等得起工时,试得起衣服,认同这种仪式感和这份手工,追求最贴身、最舒适的穿着

Christian Dior设计总监Raf Simons在本季这样形容购买Dior高级定制的女人:她穿着的不仅仅是时装,更是一种力量和态度。任何外界的看法和评价都与她无关,她所穿着正是她自己。Raf Simons就职以来这一年,Dior在传达着这种信息。精湛的工艺并不是要生产出华丽繁复的大礼服,不是要生产出舞台道具一样的死物,而是要制作出穿起来更舒适、更能表达穿着者态度的衣服。因此,手工是传统的,高级定制是现代的,它用传统的精湛缝纫出最新的时尚理念。

理由三:换一身新血,濒死老牌起死回生

每一件高级定制都是一座艺术实验室,在这个T台上所发生的一切决定你日后的穿着,成为流行的时尚指征。

1968年5月,Balenciaga退出高级定制江湖时,他对《时代》杂志说:支持定制的生活已经结束了,真正的定制对于这个时代而言过于奢侈,已经不可能再存活。

现在,已经过了快半个世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穿着质量堪忧的HM、Zara等时装快乐地追求潮流,而高级定制依然活着,依然每年两季举行时装周。

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里,Yves Saint Laurent、Emanuel Ungaro、Versace、Christian Lacroix都退出了高级定制舞台,甚至2013年Givenchy也告别了高级定制周;但在第二个10年里,我们迎来了Versace、Vionnet、Schiaparelli的回归,新思维的设计师振兴了这些老牌,而代表着现代思维的Maison Martin Margiela、Alexis Mabille、Bouchra Jarrar等正在加入。高级定制换了新鲜血液!

就像这一季,Chanel在1930年代的死敌Schiaparelli重新站到了高级定制的舞台上,离它上一次走秀已经过去了60年。Schiaparelli曾经以先锋前卫闻名,把高跟鞋戴在头上当帽子这样的点子,她在1930年代就玩过了。Lady Gaga那些奇装异服,细算起来不少都在拾她的牙慧,她超前了社会大半个世纪。她解构、她挑战陈规,她告诉人们,时装不仅仅是衣服,还可以是一件艺术品。

如今的T台上,设计师Marco Zanini怎样还原Schiaparelli呢?这是21世纪,穿高级定制的人们不需要像Lady Gaga那样来吸引眼球。他们需要Schiaparelli那种精英式的幽默感,也需要好穿。Marco Zanini设计了两面穿的西装,一面正正经经,一面繁复花俏,就像现代人需要的日装和晚装的两种形态一样;他为新娘设计了一身裤装,让穿着者能够在众多婚纱造型中鹤立鸡群;他还用平底运动拖鞋搭配长礼服,阐明舒适和华丽并不相背的道理

而接手Schiaparelli同时代老牌Vionnet的设计师是奇才Hussein Chalayan。这位设计师曾经为21世纪带来了各种各样开创性的时装:一秒钟变长礼服的裙子、发光的衣服、摆脱地心引力漂浮的衣服、可以折叠成桌子的衣服他像科学家一样认真思考时装在未来世界的形态,而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设计衣服。

老牌重生,不是对过去的复制,而是让设计师的新鲜血液改造老牌适应新时代,引领新潮流。

并不是每一件耗尽上百工时的礼服都被叫做高级定制,并不是每一个权倾一时的设计师都能入席巴黎高级时装周。每一件高级定制都是一座艺术实验室,设计师可以无拘无束地发挥他们的想象力,他们用创意影响着未来时尚的方向;在这个T台上所发生的一切决定你日后的穿着,成为流行的时尚指征。

理由四:为继承者们提供日常着装

老钱不是高级定制的增长点,继承者们才是未来的客户群。为他们设计时装是高级定制的前途。

谁在买高级定制?在宫廷制废除前,高级定制的客户主要是皇室成员。此后加入了名流、明星。1914年前,50%客源来自法国;一战后,多数来自北美、南美;20世纪70年代以后,主要客户来自中东、南美和远东。但是,这个客户名单一直在下滑。1945年时,还有1100家高级定制时装店、全球有2万名客户;到了21世纪,这个数值就降到了20家高级定制店和2000名客户。

不过,新贵们似乎正在扩充这个数字:来自阿拉伯国家、亚洲、东欧、美国的新兴消费者正在壮大这个队伍。一些商业上最为成功的高级定制品牌,如Stphane Rolland已经将目标投向了亚洲和中东地区。新富们显然喜欢定制这个词,它让人会有那么一种天然的优越感。

Christian Dior首席执行官Sidney Toledano认为,2014春夏高级定制周备受欢迎,丝毫没有受到经济形势的影响:大家都对高级定制非常感兴趣,今年有很多三四十岁的客户,他们大多来自美国和亚洲的娱乐或是高科技行业,他们追求最为高端的设计。

这些三四十岁的客户,正是韩剧《继承者们》中所描绘1%人群、所谓富二代。继承者们体会到穿的重要性。不是曾经有本畅销装逼指南《格调》里对上流社会有个各种定义,其中穿是特别重要的部分:一件牛津布衬衫中的一丁点涤纶面料就能让人发现中产阶级的血统。高级定制显然是证明血统的利器,不是要在红毯上穿着礼服告诉所有人自己的阔绰,而是在日常生活中拥有独一无二的穿衣体验。这种低调,就像彭丽媛出访时穿着马可女士所制大衣那样,只有穿着者本人能体会衣服的优质与舒适。

编辑说:

高级定制不死,并不是说人人都要穿高级定制,不是说这个世界还要像1945年以前那样存在着上千家高级定制店;而是它的存在代表着一种情怀。就像家家户户都在使用电灯,蜡烛却并没有消失,它成为了一种情怀和品位。当我们关掉电灯,点起蜡烛,我们能够获得一种情绪感动.(完)

爆料投稿请联系LADYMAX时尚网编辑部:LADYMAX1@126.com

本文由澳洲幸运5开奖记录发布于时尚界模特,转载请注明出处:又四个飘溢想象力的帽子品牌引起了注意,揭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